「太平洋证券」女孩的旧衣服正在被山东大妈作为一种跨国时尚潮流创造出来

股票资讯  2021-04-20 08:19:34

原标题:山东大妈正在打造少女旧衣,打造跨国时尚潮流

大家好,我是田静。

说起山东女人,人们可能会有“女人不能上桌吃饭”、“女人的美德”等有争议的标签。

但是,有一点你可能不知道:

某种程度上,山东女性决定了非洲人穿衣服的类型和品味。

为什么这么说?

在山东,有长江以北最大的旧衣服集散地和出口中心。

在这里,山东大妈要凭借自己的审美和评判标准,准确的把中国的旧衣服分为不同的档次。

从外套到内衣袜子,只要经过他们的手,都可以仔细分类,有条不紊的包装。

在这个二手衣服物流到非洲市场的起点上,山东大妈们是如何练好拣货、分拣、包装再出口的技巧的?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这些山东大妈的故事。

本文来自微信官方账号:旁观者洞察

(标识:pic163)

旧衣服可以回收出口吗?很多人肯定会问这样的问题。

事实上,旧衣服回收出口行业在中国已经“隐藏”了20多年。近年来,随着人们垃圾分类意识的提高,这个行业也在加速发展,逐渐走向标准化和透明化。

非洲和东南亚已经成为中国二手服装的主要出口目的地。

人们闲置时不穿的旧衣服被回收、分类、打包、装在集装箱里,用远洋货轮运到大洋彼岸,最后卖给当地居民。

所以,在非洲和东南亚,看到有人穿着带有中国元素的衣服,并不稀奇。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来自中国”。

01.

“这个工厂是做什么的?”

下午,载着集装箱的拖车到了工厂后,王伟海忙个不停。作为厂长,他多次开铲车往返车间和集装箱,把工人的压缩二手衣服装进集装箱。

借助车间门口焊接铁板的缓坡,叉车可以轻松驶入柜内,将一个个压缩到90kg的旧衣服包裹快速装车打包。

△二手衣物整理车间,打包压缩的二手衣物等待出口非洲。

在车间里,打包好的旧衣服整齐地排列在门口。每个包裹都附有一张A4纸,上面用中文和英文标明衣服的类别,如“夏季儿童衣服”、“女士棉裤”和“裹胸”。有些包装上还印有清晰的标志或特殊的英文缩写。

△晚上,王伟海正在装柜子。

装车结束,王伟海和工人站在叉车上,把裸露的包裹往里推。然后,几个工人合力关上了集装箱的后门。

这辆载着28吨旧汉服的拖车缓缓出厂,将经过枣木高速、曹兰高速、沈畅高速。行驶约240公里后,将抵达连云港。

船上的集装箱会被运送到特定的地方等待装船日期,然后装载了几十个品种的旧衣服会被装上远洋货轮。三个月后,非洲居民可以在市场上以相对较低的价格购买。

从山东枣庄高铁站出发,沿祁连山路和323省道乘车,30分钟左右到达滕州官桥工业园。公园里有几个大大小小的工厂。沿着一条乡村水泥路行驶,经过大面积耕地后右转,就可以看到“新城旧衣分拣厂”,这是长江以北最大的旧衣集散地和出口中心。

路上,网络车司机略带疑惑的问我:“这个工厂是做什么的?”我经常送乘客去工厂和外国人,生意看起来很好。"

用彩钢板建成的5000平米的车间,占地约一半的厂区面积,车间外分布着几间涂有黄色颜料的房间,供员工休息和工作。

△二级收单行来厂发货。

在车间外面,一辆装满旧衣服的中型卡车刚刚停下。工作人员从车厢底部取出几包货物,推入车间进行检查,以此判断整车旧衣服的质量,并提供合适的购买价格。

车间北面是“原料区”,那里堆放着大量新收的旧衣服。这些衣服大部分已经被二次购买者“粗略分割”,混有各种风格的夏装,包括背心、t恤、裤子、书包甚至内衣。

大部分都是用床单包着,等待车间工人进一步挑选整理。

△旧衣服堆在一起,等着整理。

△“穿旧衣服的龙”。

△在旧衣服堆里,有中国元素的衣服会出口到国外。

除了装卸货物,厂长王伟海还负责驾驶叉车将原料区的旧衣服运送到分拣车间。在分拣车间的中心,依次排列着四条分拣线和三个压缩打包机。

流水线下面的发动机上,有一个红色的“机器响时,黄金两千”的标志。

工厂合伙人王金城没有回避回收衣物非常有利可图的事实。他说,“是为了赚钱,二手衣服出口绝对有利可图,但不像外界报道的‘暴利’,太夸张了!”

△车间内整齐排列的二手汉服包裹,等待出口。

1月初,新城服装分拣厂车间有3条生产线运转马力,从上午8点到下午6点,工人每天分拣15吨左右的旧衣服。

这些衣服一层一层的整理,最后打包压缩成规则的长方体,用透明的塑料布包裹,用塑钢包装带扎紧,每包40斤到90斤不等,然后整齐的堆放在车间南侧,高3米。

△王威海在原料区运输旧衣服。

02.

“全部包装好,不浪费”

前不久,王伟海在自己的老包里发现了一枚金戒指,卖了五千多,最近成了同事们的谈资。“这一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算谁。”王金城解释道。

午饭时间,王伟海在食堂门口吃完方便面,去办公室打印了一大堆英文舱单。我问他今天有没有发现什么。他立刻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银戒指和许多硬币,笑着说:“早上捡的银戒指不值钱……”

王伟海在旧衣分拣行业工作多年,有一次在裤子膝盖位置发现了600块钱。“这可能是藏起来的钱,丢了。谁能想到这样的位置?”

交谈中,他面露喜色,不自觉地谈起了前几天捡到的金戒指。“祝你好运!装货前,在一堆旧袋子里做了第二次质量检查,所有工人都整理过一次,但在检查过程中,戒指直接从袋子里掉了出来,就在鞋子上。

△流水线上,女工在整理夏装。

分拣线两边的女工基本都来自附近的村子。一直被视为“网络名人大妈”的杜宗举负责生产线一端的“装车”——她会依次拆包,将夹克、裤子等夏装放在传送带上,而掺假的废品、文胸、婚纱、白色材料、玩偶等物品则被挑选出来,放置在周围进一步分拣。

△干净的板材放在一起,也将用于出口。

杜宗举在工作室很出名——在短视频平台上搜索“旧衣服回收”,你经常可以看到她和王金城在工作中合拍的一些搞笑段子。那些视频大部分都是在车间里拍的,粉丝经常会问旧衣服回收的问题。

“2个月没吃了,年前太忙了。”她蹲在那堆旧衣服里,拿起一个学生的书包,扔在旁边那堆书包里。杜宗举坦言,整理旧衣服的时候,“我活的不累,但是一直蹲着,背疼。”。

整理好的夏装全部放在传送带上,等待进一步挑选。流水线两边的每个女工都有固定的分工,专门整理同一种面料或者同一类的衣服。

她Z后面多达30个铁架,用来装细分后的衣服。

△杜宗举(右二红衣人)第一次坐在旧衣服堆里整理装车。

比如在整理裤子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会先区分男裤和女裤,然后再进一步分为短裤、七分裤、七分裤、带孔牛仔裤;在夹克的分类上,会根据面料的不同将工人分为纯棉、针织、化纤,同时区分男女t恤、衬衫、大衣。

该分拣机运行后,旧衣服将被分为时装、童装、内衣、裤子、校服、工作服、床单、书包和袜子等140多个类别。

△包包可分为学生书包、电脑包、皮包、单肩包、单肩包。

在分拣过程中,轻微破损褪色的衣物将被视为“不合格”,直接丢弃在地上铺设的床单上,等待废物回收。

分拣好的衣服经过质检称重后会被推到“包装区”。打包员张建文习惯于每次打包包裹时都在笔记本上写一个“肯定”字——与分拣员不同,他们挣的是计件工资,包裹的单价从2.6元到3元不等。如果顺利的话,张建文每天可以打包近200个袋子,与工人们平均分配,每个人大约有200元的收入。

△压缩后的旧衣服。

△等待打包的旧汉服。

△张建文在收拾旧衣服。

△压缩后包装的旧衣服。

包装过程由两名工人完成,他们将分拣好的衣服分批放入液压包装机,顶部放上印有商品信息的白纸,并贴上塑料保护膜。

旧衣服瞬间被压缩成大小均匀的长方体,在包裹里紧密重叠,就像岩石里的夹层。用塑钢包装带扎紧后,包装立即堆放在成品区,等待出口。

△刘念英在旧衣服堆里整理胸罩。

车间西侧堆放着等待分拣的内衣包装,一人高。65岁的刘念英来自附近的刘康村,她坐在一边,手里拿着各种颜色的胸罩。不一会儿,空地上就形成了几堆等待打包的货物。

“都是分等级的。你看这些干净的都是A级,那些次品都是B级,泳衣泳裤也分堆。”刘念英接过手里的胸罩,说道。话音刚落,她就从旁边的编织袋里拿起一顶旧紫丁香帽,戴在头上。“我戴的棉帽子太热了。这顶帽子很舒服。”

△刘念英展示她的毛绒玩具。

在她眼里,手里的衣服是“有用的,丝袜会分开,内衣会分开,帽子会放在另一边,都是打包的。你手里的娃娃也会被分割打包,不会浪费。”

当被问及她是否知道她挑选的胸罩最终在哪里时,她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不知道,你认为黑人真的喜欢这个东西吗?”

△地上散落的毛绒玩具。

△有灰尘的蜘蛛侠放在打包机上。

△传送带上的毛绒玩具正在等待分拣。

△在分拣现场,婚纱和毛绒玩具正在等待进一步分拣。

除了旧衣服,地上、旧衣服堆里、编织袋里到处都可以找到可爱的毛绒玩具。他们可能会陪伴主人度过一个完整的童年,然后被遗弃在这里“流浪”。

在打捆机旁边,它们也被打包成编织袋,有几十个袋子。

这些玩具也会像旧衣服一样出口到非洲。王金城说:“非洲孩子也有童年,这些二手玩具会给他们带来快乐。”然而,一想到被遗弃的毛绒玩具可以穿越海洋到达非洲儿童的手中,仍然感觉像是梦幻般的漂流。

03.

“所有人

大家都喜欢有品牌的衣服。"

最近网上层出不穷的关于中国二手衣服在非洲流行的文章。有文章说,“在非洲,印有汉字的二手衣服正逐渐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景观”。

“非洲人真的喜欢有汉字的衣服吗?”我问。

“误会了!”曲成峰挥挥手说:“非洲人和中国人一样,其实是不愿意穿带有汉字的广告衫的。大家都喜欢有品牌的衣服,耐克阿迪当然更受欢迎。”

△一个戴着“中国”字帽子的女工在整理衣服。

在旧衣服回收行业,印有显眼汉字的衣服和广告衬衫会被人工整理出来,统称为“B货”。与“A货”相比,这种衣服非常便宜,一些受经济条件限制的非洲人会以极低的价格购买和穿着。

作为“新城”的创始人,曲成峰早在十年前就进入了旧衣服回收行业。在初期,作为原材料的收购者,他把收购的旧衣服卖给了更大的工厂。

“当时,全国回收旧衣服的工厂数量还很少,大约几十家,主要集中在南方,主要在广东,能够出口旧衣服的工厂屈指可数。”

2014年,为了拓展新的合作伙伴,曲成峰在业务员的陪同下,前往非洲乌干达拜访海外客户。“我背着一袋旧鞋飞到那里,想看看能不能出口旧鞋。”。

刚到乌干达的时候,他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70年代的中国乡镇。他遇到的很多当地人月薪只有三四百。在街上,孩子们穿着破烂的鞋子,踢着塑料编织袋制成的“足球”,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乌干达坎帕拉街景。

到了坎帕拉后,酒店服务员对编织袋装的中国旧鞋产生了兴趣。拜访完顾客后,曲成峰以每双5美元的价格将所有的鞋子卖给了酒店服务员。

从那以后,屈成峰不仅出口二手衣服,还出口二手鞋,在非洲人中相当流行。

目前,“新城”二手服装已经出口到十多个非洲国家,主要是肯尼亚和乌干达。成吨的二手衣服到达乌干达港口后,一级批发商将包裹分批卖给二级批发商,二级批发商再以“包”为单位分发给下一级批发商。经过一轮轮的分发,用过的衣服最终被放到散户手里摆地摊。

△这些压缩包装好的衣服会出口。

在坎帕拉市场,散户拿到衣服后按“块”卖。一大包衣服打开后,往往会吸引一大批人。新开的衣服往往价格最高,像连衣裙,可以卖到七八块钱一件。"许多妇女聚集在货摊周围挑选商品。"。

随着二手衣服数量越来越少,散户开始打折,一块钱可以买几件二手衣服——包括那些印有汉字的广告衫。

△待分拣箱包,大量出口西非。

△学生书包将作为一个类别出口。

出口多年的旧衣服,曲成峰慢慢总结出一套销售经验。比如女装约占70%,男装占比相对较小,但破损率较高;物以稀为贵,男人的旧衣服旧鞋子在非洲很受欢迎;中国服装最受非洲女性欢迎;受地域文化影响,女式短裤在非洲没有销路,大部分会出口到菲律宾、泰国等东南亚国家;西非人体过大,宽松的二手衣服比较流行,欧美码的二手衣服比较适合西非人穿;西非国家经济条件比东非好,大量二手皮包出口西非。

△菲律宾,卖二手衣服的店铺。

随着中国二手服装行业越来越透明,竞争越来越激烈,利润率不断被压缩。很多二手服装出口工厂为了利润最大化,选择在国外开摊。

2019年,曲成峰瞄准东南亚市场,先后出访柬埔寨和菲律宾。在菲律宾,很多小商场里都有专门卖中国二手衣服的店铺。曲成峰的一个客户在菲律宾经营着大约40家二手服装店。“每家店铺面积1000多平方米,规模较大”。

他认为东南亚是离中国最近的大市场,可以消化很多来自中国的旧衣服。用他的话说,“中国人穿的每一件衣服,也适合东南亚人”。

△曲成峰在菲律宾的旧衣服仓库。

经过调查,曲成峰在菲律宾建立了第一个海外仓库,但由于疫情,在海外开摊的计划不得不推迟。疫情过后,他打算在非洲和东南亚开自己的二手衣服批发摊位,等二手衣服出口和分销一体化了,利润率会变大。

04.

从秘密到透明

工作人员孟晓晓习惯在朋友圈分享加载站点的短视频。1月4日,她在装货视频的上方写下了“继续往非洲装集装箱”的字样。在分拣车间,她时不时的直播视频,已经在短视频平台上获得了20多万粉丝。

△装载集装箱的卡车停在车间外,等待装载集装箱。

每次直播时,手机的摄像头都会对准分拣生产线。她负责给网友整理二手衣服的具体流程。有时,她会带着手机在车间里逛一周,展示整理旧衣服的不同环节。有粉丝在直播室时不时抛出问题:“如何回收旧衣服?”“利润大吗?”“是暴利吗?”“怎么加入?”还有人担心这些旧衣服会被翻新,重新回到市场。

遇到这样的问题,孟晓晓会及时回复:“没有这种现象。目前装修成本更大。国家不允许翻新旧衣服。中国的旧衣服大多出口到非洲等经济落后的国家。”

△工作人员正在直播普及旧衣回收常识。

通过直播和短视频传输,不仅可以普及环保理念,还可以开发更多的二级供应商,保证供应充足。在工厂里,每天都有全国各地的人来车间实地考察,询问进入旧衣服回收行业的可能性。有网友在工厂学习分拣技术,最终成为二级供应商。

“旧衣服回收行业进入门槛低。可以用三轮车接货,但是不容易坚持。”王金城强调,“只要你坚持,你一定会赚到钱,至少比工作好。”

△二级采购商来厂交货前需要验货。

王金城从事旧衣服回收行业已经将近10年了。他的透明手机壳里有一张100美元的钞票。采访时,他取下手机壳,拿出钞票给我看:“你看,我收了就能收到美元。”

聊天时,他多次自嘲。“他是个收垃圾的。说得好听点,他是旧衣回收的‘拾荒者’。为什么不做既环保又赚钱的事情!”

△王金城穿的男士内裤也将用于出口。

王金城说他“一直被垃圾收集所束缚”。早年在当地做厨师送货员,后来北漂在顺义做餐厅服务员,在朝阳区做保安。经过多次职业选择,2004年,他跟随北京通州的一个河北老板开始回收社区垃圾。“当时北京还没有垃圾分类。我负责每天下午把一箱箱的居民垃圾推进地下室,晚上9点老板开车送走。"

河北老板在北京郊区经营养猪场。晚上,许多人戴着口罩和手套来分类垃圾。餐厨垃圾可以喂给附近的猪,一些可回收的垃圾可以转卖牟利。王金城坦言:“那些早年收集垃圾的人赚了很多钱。很难想象,在北京,底层的废品回收站一直默默的分拣垃圾,比官方提前了几十年。”

△流水线上,工人正在整理衣服。

2018年,王金城和他的团队还设想在网上回收旧衣服,为了做大数据调查,去乡镇回收居民的旧衣服。农村很多人不在乎旧衣服每斤多少钱,只是想知道回收后能做什么。毕竟当时大部分废品站都不收旧衣服。

“阿姨们很喜欢我们,根本不会走路,挨家挨户拉货。”王金城回忆说,有些人甚至不想回馈,只是清理旧衣服。他帮助一个家庭清理了多达1300公斤的旧衣服。“我不需要钱,但是人家说我可以收拾干净带走。”。

王金城意识到,每个中国家庭的衣柜里都有积压的旧衣服。旧衣服回收有潜在的大市场,但现阶段没有合理的渠道,垃圾扔掉或焚烧,也污染了环境。

△王金城陪同非洲客户参观分拣厂。

疫情前,非洲客户每年都来工厂看货,谈合作。“他们穿的衣服很简单,”王金城说。一些顾客在裤子里放了一条短裤,里面有订购的美元,“至少要几万美元才能开始”。

车间里的工作人员也提到了同样的事情:来工厂的非洲客户,虽然在非洲很有钱,也会在车间里挑选自己喜欢的衣服,现在带着穿,走的时候挑几个包给亲朋好友带回家。

△非洲客户参观新城二手服装分拣厂。

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日韩欧美二手服装出口行业严重受挫,甚至停滞不前。很多海外客户选择了受疫情影响较小的中国。晚上8点,王金城的手机突然显示,巴基斯坦客户想连接视频电话。他拒绝回答,向我解释:“我打了很多次电话,都没货了。目前,旧衣服的订购量已安排在三个月后。”

△工人正在整理纸张。

△工人倾倒白色材料,这些旧衣服将被转换成回收材料进行回收。

△工人各司其职,整理旧衣服。

目前,中国每年生产5000万吨旧衣服,仍在增长,但回收率不到10%。在国家大力推广垃圾分类的背景下,王金城认为旧衣服回收是一个朝阳产业,未来整个产业将趋于透明和标准化。他和他的公司合作伙伴正在计划开发一个在线回收系统,并想尝试“互联网+”的上门回收的付费方法。

按照他的设想,当时个人的旧衣服会通过物流和快递的方式直接去新城二手服装分拣厂,经过多次分拣,每一件旧衣服都会有一个好归宿。

图文、视频韩家川|编辑郑海鹏返回搜狐看更多

负责编辑:


以上就是太平洋证券女孩的旧衣服正在被山东大妈作为一种跨国时尚潮流创造出来的全部内容了,喜欢我们网站的可以继续关注琦媛股票网其他的资讯!

相关推荐

中新天津生态城税务局:办税新体验和服务升级
生态税收之声——实施减税降费优化营商环境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也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年计划"。中新天津生态城...
网络游戏的概念再次兴起。机构推荐关注云游戏主题
网游概念19日再度暴涨。截至发稿,金科文化、迅游科技、周六、天神娱乐等涨停,奥飞娱乐涨约9%2525,【中清宝(300052),...
喜生药业的中奖号码是多少?北京喜盛药业怎么样?
赛盛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15年6月17日在线发行,2015年6月26日在深交所创业板A股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300485赛盛...
股票投资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如何判断投资公司是否正规?
股票投资公司是如何运作的?如何判断投资公司是否正规?股票投资公司一般是指投资公司,是将个人投资者的资金结合起来,投资于多种证券或...
迈瑞医疗拟收购海外公司股权加强体外诊断业务
(记者潘建良)迈瑞医疗当晚宣布,公司拟收购全资子公司迈瑞全球(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KongGlobal")和香港...
美三大股指全线高开道指涨约900点
美股三大指数全线高开,道指上涨约900点,涨幅逾4%2525;纳斯达克指数上涨2.74%2525;标普500指数上涨3.36%2...
买中国股票的外国大鳄被曝光,他们在看这些方向
种种迹象表明,中国资产正在成为海外投资管理巨头的重点配置方向。据中信证券统计,境外主要基金继续增持中概股。其中,一季度传统经济板...
山东省生物技术与制造创新创业社区获批建设
近日,省科技厅下发文件,批准建立8个山东省创新创业共同体。山东省生物技术与制造创新创业共同体也在其中。也是继山东省石化高端创新创...
中货航完成48.52亿元战略投资
11月12日,据IT橙讯获悉,中货航完成战略投资48.52亿元,近期完成48.52亿元股权融资。投资方为中国国信、深圳国际、菜鸟...

友情链接